“数据孤岛”问题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中的“堵点”之一

“数据孤岛”问题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中的“堵点”之一

“数据孤岛”问题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中的“堵点”之一
“数据孤岛”问题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中的“堵点”之一。数据不互通,容易带来重复和额外检查,浪费医疗资源,增加患者看病成本,也不利于医生对病情进行综合判断考量。专业人士指出,互联网医院应加强顶层设计,定位平台化发展,打破“数据孤岛”,同时,还应完善监管制度,保障患者隐私安全。辽宁沈阳的郭悦,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她一直通过互联网医院复诊,“线上就诊高效便捷,药品直接从医院药房送到家,安全可靠”。但是,郭悦直言,在互联网医院就诊也有绕不开的难题,“我在家附近的二甲医院检查甲功三项,再到另一家互联网医院复诊,以前的报告数据是不被认可的,需要重新做检查。”郭悦在长期跑医院的过程中还发现,辽宁几十家三甲医院互认检查检验结果,但是放在互联网医院上却行不通。《工人日报》记者在辽宁、北京、深圳等多地采访了解到,很多互联网医院处于“数据孤岛”状态,患者的生命体征信息、疾病信息、影像检验报告、互联网诊疗记录、药品使用等基础数据并不能在医院之间共享,各互联网医院几乎“各自为政”。此外,作为信息互联互通的另一面,互联网医院用户信息安全问题也受到关注。打破“数据孤岛”方便患者线上就诊“实现患者既往就诊信息共享,有利于医生对病情进行综合判断考量,还能有效利用各家医疗资源,避免重复和额外检查,浪费医生、患者时间。”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医务部主任张宁波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中说。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感染性疾病科诊室主治医师李雅琴表示,与面对面就诊相比,线上问诊无法直接观察患者情况,医生给出的建议会相对保守。“如果进一步完善互联网医院系统,让不同医疗机构共享患者的检查报告,能有效避免患者口述不准确的情况,让患者线上就诊更加高效便利。”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公立医院建设的互联网医院,相互之间也尚未实现全面的互联互通。中国社会科学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指出,公立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要打破“数据孤岛”,提高信息沟通效率,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定位平台化发展,采取政府搭建互联网医疗信息平台或者利用第三方平台的方式,实现医疗健康信息的互联互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务处处长、互联网医院办公室主任胥雪冬认为,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实现患者诊疗资料共享,这需要医疗机构确保病例资料和检验检查等数据的完整性、准确性和及时性,以及信息接口等做到技术规范统一,完善互联网医院与共享平台的数据接入和授权机制,保障数据传输的安全性,以及患者隐私的安全性。既要互联互通也要保障信息安全互联网医院就诊数据互联互通的另一面是患者个人信息安全问题。在线上就诊过程中,患者的生命体征、疾病、诊疗记录等个人信息都需要在线上进行传递,信息安全存在泄露隐患。疫情发生以来,深圳市民陈芳玲几乎每月都会在互联网医院问诊。谈起信息泄露,她表示,在大数据时代,这是无法避免的。“但如果在靠谱的线上医疗机构就诊,我认为信息安全还是能保证的。”张宁波指出,正如某些移动应用能通过后台收集数据,了解用户喜好后再进行有针对性的广告推送,互联网医院也同样存在数据安全风险。“但是,医院有明确的网络安全管理制度保护患者隐私。医生日常操作也需要设置密码管理。”张宁波说,“若因诊疗需要,查询患者既往就诊情况,操作系统会严格对应到每位医生的工号。”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务管理部部长谢志毅表示,设立互联网医院需要经过严格的安全资质审查,医院也会按照线下诊疗的隐私保护标准同步要求线上诊疗。在胥雪冬看来,完善监管制度、优化监管技术手段,以及建立数据泄露应急预案,需要被纳入互联网医院常态化安全管理体系的重点工作范畴。根据《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信息系统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定,实施第三级信息安全等级保护。2022年2月公布施行的《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试行)》也提出,医疗机构应建立网络安全、数据安全、个人信息保护、隐私保护等制度,并与相关合作方签订协议,明确各方权责关系。让互联网医院作用进一步发挥据了解,一些地方已经针对互联网医院信息互联互通作出尝试,有的还针对互联网医院患者信息保护出台了更为详细的规定。2017年,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印发通知,要求30家试点医院全部实现电子病历信息的共享调阅。谢志毅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作为此次试点医院之一,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已经实现了电子病历信息共享,只要患者授权同意,医生可以调阅查看患者在非本医疗机构的相关诊疗资料。沈阳一家三甲医院内科主任医师周雯在采访中表示,目前,部分地区已经探索成立区域医疗集团,集团内部医院能共享患者信息。在患者信息保护方面,去年,宁夏印发了《宁夏互联网医院不良执业行为积分管理办法(试行)》,其中包括互联网医院发生未妥善保管患者信息,非法买卖、泄露患者信息,以及发现患者信息和医疗数据泄露等问题,并未立即采取有效应对措施时,将对涉事医院进行相应处理。互联网医院的产生顺应了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给群众就医带来了切实便利。但记者在多地调查采访发现,很多互联网医院处于“建而不用”“雷声大雨点小”状态,互联网医院要想从“花架子”变成“真把式”,需一一疏通医保支付尚未普及、医生积极性不高、数据无法互联互通等“堵点”。张宁波认为,互联网医院如果利用得好,未来能发挥的作用将不止于寻医问药,例如,可以充分发挥其整合线上线下诊疗功能,做好院后管理。“若收费项目适当放开,互联网医院还能根据群众健康情况、需求,配备相应的健康管理师,甚至为其制定合适的运动、饮食方案等,助力提高社会整体健康水平。”(原标题《有的地方几十家三甲医院互认检查检验结果,但在互联网医院,别家医院的报告数据却不被认可线下检查结果能互认,线上为何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