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构筑群防群治严密防线</strong>  “太好了,我们小区解封了!”近日,在北京市通州区杨庄街道锦园社区,一位小伙子手

构筑群防群治严密防线  “太好了,我们小区解封了!”近日,在北京市通州区杨庄街道锦园社区,一位小伙子手

  构筑群防群治严密防线

  “太好了,我们小区解封了!”近日,在北京市通州区杨庄街道锦园社区,一位小伙子手

  构筑群防群治严密防线

  “太好了,我们小区解封了!”近日,在北京市通州区杨庄街道锦园社区,一位小伙子手拿社区开具的解除管控证明,高兴地说。

  4月26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波及杨庄街道下辖的靓景明居社区、锦园社区、京贸南区社区,其中3个小区被划为封、管控区。经过近20天的防控,涉疫的三个小区迎来了解封,社区回归常态化防疫,居民回归正常的生产生活。

  小区虽然封控了 但居民没有慌

  “太好了,我秒杀成功了!”

  “怎么满员了?我手又慢了!”

  这不是网上抢菜,而是团购志愿者名额。4月26日,锦园社区出现1人初筛阳性。杨庄街道立即启动战时防疫机制,对锦园小区进行封控,涉及封、管控区4000余人。

  社区党总支带领党员、志愿者和社工,配合防疫部门迅速将小区封控。小区虽然封控了,但居民没有慌。

  “有什么能做的?我们都是小区的志愿者!”居民主动在志愿群里问居委会。

  围绕核酸检测引导、秩序维护、门岗值守、物资运送等工作,社区探索志愿服务“抢单制”,根据服务需求,志愿者报名抢“任务”。

  秒杀“大白”岗位一度成为网络热搜,40个志愿者名额不到1分钟就被抢光。一名年过六旬的志愿者事后告诉记者:“如果暴露了年龄,下次大家就不让我抢志愿者岗位了。”

  居住在小区里的党员群众纷纷把自家的行军床、对讲机、手机支架等物品拿出来捐给社区。封控期间,居民参加各类志愿服务500多人次。

  锦园小区共有31栋楼,4000多位居民,商铺林立,人口流动性强,社区防疫难度很大。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郝亚丽带领13名社工,事无巨细,从早忙到晚。居民张阿姨说:“小区被管控了,他们有家也回不去,每天工作到深夜,真是辛苦!”

  郝亚丽说:“居委会的工作,绝对离不开居民的支持。”113位志愿者迅速集聚起来,有司机、教师、医生、音乐人,小到20岁,大到70多岁,大家争先恐后“抢单”。志愿者李斌说:“社区的事儿就是自己家的事儿!”

  00后请缨参战 认真热心成“团宠”

  在大人眼里,00后还是一群孩子。但在疫情面前,他们穿上防护服,就成为守护居民健康的“战士”。

  在京贸南区社区,有一名“大白”志愿者,叫翟奕宁,今年16岁,是个高中生。别看她是社区年龄最小的“大白”,但执行任务的认真劲儿让人竖起大拇指。在核酸检测点,她身着防护服,为前来采样的居民进行身份登记和信息录入,随社区工作人员进行“敲门行动”,一点不含糊。

  “这次我们小区面临的疫情防控压力特别大。我也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社区分担一些。”翟奕宁说。

  一场全员核酸检测下来,一站就是三四个钟头,翟奕宁没喊过一次累。每天晚上9点,志愿者服务群会发布第二天的任务,为了每次都能“抢”到任务,翟奕宁不到9点就盯着手机。志愿服务团里的叔叔阿姨都夸她:“这孩子认真负责又开朗,是我们的‘团宠’。”

  京贸南区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赵亚利说:“在小翟的身上,有一种专属于年轻人的活力,还有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与担当。”

  不管每天忙到多晚,赵亚利都会组织大家坐下来开个复盘会,做到“今天心中有数、明天脚下不慌”。小区管控头两天,凌晨3点,赵亚利还在协调解决封控区居民哮喘问题,忙到4点多,才和衣而卧,在办公室折叠床上睡了2小时。今天有多少人做核酸检测,今天哪个居民要闭环就医……赵亚利说,这些事情,都要捋明白才能放心,要不觉都睡不踏实。

  “要不是您,我真就把孩子生家里了”

  “周老师,我这边见红了,有宫缩……”4月27日深夜12点多,一条微信信息,让靓景明居社区社工周羽丹的心揪了起来。

  4月26日下午,靓景明居小区被纳入管控区。作为24号楼的楼管,周羽丹根据前期掌握的孕产妇名册,第一时间与该孕妇沟通,了解预产期,并提前熟悉就医流程,留下了联系电话和微信。

  看到信息的周羽丹,马上拿起电话与孕妇家属联系,同时通知社区防疫专干,按照管控区就医流程申请闭环120送医。40分钟后,孕妇被顺利送往医院待产。

  凌晨4点46分,周羽丹收到了这位新妈妈的微信:“谢谢周老师,我已顺利生下孩子。要不是您帮忙,我真就把孩子生家里了。”

  听到孩子平安降生,居委会里忙碌了一夜的社工们欢呼起来,其中就有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王凤。

  社区3942人、2225户,哪家需要隔离,哪家有特殊群体需要送菜……对王凤来说,社区防控工作的数据她都能脱口而出。

  封控当天,请假在医院做检查的王凤,接到电话后扭头赶回了社区。小区内有两个幼儿园,由于封闭时间恰好是学生放学时间,上百名学生、家长和老师滞留小区。

  给滞留人员做抗原检测和核酸检测,为滞留人员安排晚餐和休息室,做好安抚和解释工作……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才完成所有滞留人员的采样。而此时,王凤和社工们才发现昨天的晚饭一点儿没吃。

  从26日开始,王凤和10名社工以社区为家,每晚打地铺和衣而睡。每天100多个通话记录,经常凌晨还在通话中。

  疫情发生以来,许多居民主动加入疫情防控队伍。杨庄街道有17个社区、两个村庄,涌现出近千名疫情防控志愿者,大家从线上沟通变成了线下“战友”。由街道机关干部组建的3支抗疫先锋队,与市、区两级百余名下沉干部一起,深入封管控区协助社工开展防疫工作。正是全体居民的共同努力,杨庄涉疫社区取得了本轮封管控区域“零新增”“零外溢”的战果,并最终全面“解封”。街道党工委书记张民平表示:“这一抗疫成果的获得,来之不易!我们将继续按照市区的防疫部署,坚决守住每一道防线,清除每一处隐患,坚决切断社区传播途径,确保抗疫工作‘无盲区’‘无死角’‘无漏洞’。”

  (本报记者 张景华 本报通讯员 张格演)

【编辑:房家梁】